EN

  • 首页
  • 关于SIUF
  • 展商
  • 观众
  • 活动
  • 媒体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我要参展我要参观
  • 为舒适,也为尊严:“海归”设计师为乳腺癌患者打造术后文胸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8-05

    内衣设计师于晓丹为乳癌术后患者量身打造了一款穿戴舒适的文胸。她正在帮助一名患者试穿。(受访者供图)

    新华社北京8月4日电(记者王晓洁)39岁的丽丽(化名)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与假肢打上交道。

    今年春天,确诊乳腺癌的丽丽接受了双乳切除手术。术后,她购买并佩戴了义乳——一对用硅胶做的假乳,两只义乳的重量超过了1公斤。在医学概念里,硅胶义乳是假肢的一种。

    理论上,义乳可以弥补身体的术后缺陷,起到支撑和平衡作用。然而,在丽丽和许多乳腺癌术后患者看来,硅胶义乳给身体带来的是极度的不适:过于沉重、夏天佩戴易出汗、皮肤被摩擦红肿……这种不适很大程度上源于缺乏适合的内衣。

    受一位医生的启发,2019年起,旅美回国的内衣设计师于晓丹开始着手设计乳腺癌患者术后内衣。

    “那位医生也是女性,她问我能不能设计一款乳腺癌术后患者使用的文胸。那时我才关注到,对于跨越过生死关口的乳腺癌患者来说,缺乏合适的内衣,影响生活质量,也波及心理健康。”于晓丹说。

    她亲手摸过刚从试衣志愿者身上脱下来的汗淋淋的文胸,里面裹着硅胶材质的义乳,单只重量500克到800克不等。

    “我的外太婆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因为乳癌切掉一侧乳房。在我与外太婆共度过的年岁里,从没见过她穿过一件可以称为‘文胸’的内衣。”一位在上海参加试衣活动的志愿者留言。

    回国至今,于晓丹自掏腰包为乳腺癌患者量身定制内衣,至今投入数十万元。“其实还要感谢供货商。在这个竞争残酷的服装工业里,他们肯拿出宝贵的生产资源,陪我们渡过一个个难关,值得我们致敬。”她说。

    为乳腺癌术后患者设计的首期内衣产品于今年6月问世。目前,于晓丹已经在北京、上海、太原、武汉4个城市做了近10场试衣会,见到了200余位乳腺癌术后患者,并仍在不断优化她的内衣设计。

    “为了方便患者佩戴,我们采用了模块化的半片设计。切除单侧乳房的患者可以选择健侧文胸搭配患侧文胸,切除双乳的患者可以选择两片患侧文胸。”于晓丹边说边向记者展示她设计的样品。

    为了适合不同女性的需要,于晓丹设计了各种厚度的薄片,供患者自由选择放进文胸内。(受访者供图)

    为了适合不同女性的需要,于晓丹还设计了各种厚度的薄片,供患者自由选择放进文胸内。

    一些乳腺癌患者由于做了腋窝淋巴清扫,术后皮肤对异物极为敏感。考虑到这部分人的需求和女性肌肤的特点,于晓丹尽可能地避免了传统内衣的线头、拼缝以及搭扣与皮肤的直接接触。

    “穿上这款内衣,终于有自信站得更挺拔了,找回了术前的感觉。”丽丽说。

   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(IARC)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乳腺癌新发病例数达226万人,首次超过肺癌(220万人),成为“全球第一大癌”。其中,中国新发乳腺癌患者有42万。

   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,乳腺癌患者生存率大幅提升,但一些患者需要切除乳房。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去年发布的《中国早期乳腺癌外科诊疗现况》显示,保乳手术占所有乳腺癌手术的22%。这意味着,约8成中国乳腺癌患者需要与某种形式的义乳共度余生。

    主流内衣品牌几乎很少考虑乳腺癌患者的特殊需求,专门为患者术后设计的文胸也大多作为硅胶义乳的“附属品”存在,种类少且只考虑到承托义乳的功能,忽视了皮肤敏感、伤口过长、切口凹陷等问题,既不舒适更谈不上美观。许多患者为了穿上合适的内衣,不得不自己缝制、改良内衣,塞棉花、垫布条……只能“凑合”。

    在试穿活动中,于晓丹看到许多爱美的女性在穿上合适的内衣后,又能身着时髦的“V”领或紧身T恤了。一件内衣,帮她们找回了开心、自信与尊严。

    有朋友形容于晓丹做的事是“为战胜过死亡的勇士,做一件最柔软的盔甲”。她觉得,接触乳腺癌患者并为她们设计内衣,对自己而言也是一场心灵的洗礼。■


  • 0755-88606786

    深圳市福田区天安社区泰然八路深业泰然大厦17C03-2   Copyright © 深圳市盛世九州展览有限公司 传真:+86 755-8305 6609 版权信息